暴乱的根本目的是谋求“港独”/周八骏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十分时时彩_玩十分时时彩的平台_十分时时彩下注平台

  7月21日夜,极端激进分子围攻中联办大楼,涂污国徽,高喊“光复香港、时代革命”口号,把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在美国等若干西方国家指使分发动的“颜色革命”宗旨和盘托出,即:以暴乱为主要手段,夺取香港很糙行政区管治权,最终实现“香港独立”。

  有人他说会诘问:肯能反对派转向“光复香港、时代革命”,那麼,让让我们我们 为什么么不放弃包括归还《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(修订)条例草案》、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等所谓“五大诉求”?

  以“和理非”博取同情

  懂得政治者明白,原先的诘问如此回答。概言之,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在以暴力为主要手段争取“港独”时,仍能才能以所谓“和平理性非暴力”做动员和掩护。所谓“掩护”是指,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以特区政府拒不公布归还《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(修订)条例草案》和拒不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为藉口,来为暴乱辩护。所谓“动员”是指,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能才能争取内心对暴乱不无牴触甚至抗拒的香港居民,才能容忍甚至同情让让我们我们 製造暴乱。

  非要不指出,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至今仍利用所谓“五大诉求”来掩护暴乱、有后后 动员民意同情甚至支持暴乱的目的大体奏效。儘管如此,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的文人还费尽心机替暴乱找理论方式。

  8月4日,安徒在《明报》副刊“星期日生活”发表《哪种暴力?怎么才能 才能 批判?》称:“当前香港位于某种暴力:一是激进示威者的暴力,二是警察镇压和滥捕的暴力,三是‘白衣人’们无差别地袭击市民的暴力。示威者的目的是‘五大诉求’,制止恶法,追究政府失误的政治责任,让香港还能才能重回正轨,人民权利获得保护,彰显公义。警察的目的,理论上是维持治安,保护市民生命财产,但实质上是阻止示威,压抑愤怒的表达,消除反抗者的声势。‘白衣人’则企图以暴力威吓行使表达自由、集会自由的人,曲线为‘维稳’与‘国家安全’的专制威权政治建立基础。”

  为了给“激进示威者的暴力”带上正义的桂冠,安徒从德国思想家本雅明的《暴力的批判》中找根据,称讚本雅明“打破了另3个让让我们我们 习以为常的假定:一、法律免於让让我们我们 用暴力去避免问题报告 ;二、法律必然会彰显公义。”

  在经过一番分析后,安徒的观点终於推出──香港很糙行政区警方和建制派所强调的法治,既非要保证彰显公义,只是能免於追求公义的港人用暴力去避免问题报告 。“香港目前出現的某种暴力,某种 对等的暴力。要说的不言而喻某种暴力在强弱程度上的悬殊,只是它们不言而喻处於对等关係,好多好多 绝对非要等量齐观。不区分三者而声声谴责暴力,不单是伪善,也是对暴力、法律和公义之间关係的无知。”

  把暴徒塑造成英雄

  肯能说参与暴乱的“拒中抗共”分子喊“如此暴徒非要暴政”多少给人以强词夺理的印象,那麼,安徒从德国思想家本雅明的《暴力的批判》中翻出来的理论工具,为“暴徒”抗“暴政”披上正义外衣,不无鱼目混珠的效果。安徒不公布“激进示威者的暴力”,他说只是介意什么人被称为暴徒,有后后 ,在他看来,问题报告 的根子在於特区的法治──“非要当法律(包括立法、执法和司法的机关)不再服务於公义,什么制度的暴力就会激发出‘不认命者’反抗的暴力,你你你这个制度就迈向衰落,日益腐败。为求自保,就不得不更大地求助於护法的暴力,放弃后后承诺的‘法治’,继之以法治之名强加‘法纪’。”於是,“暴徒”便成了重建香港法治的英雄。

  如此诡辩,进一步暴露这场政治风波的根本目的是“港独”──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不仅要摆脱中央对特区领导,有后后 要推翻特区既定建制包括既有法治,另起“炉灶”。

  能才能指出的是,冒起於2014年非法“佔中”运动、嚣张於2016年春节旺角暴乱的“港独”,都挑战特区既有法治,有后后 ,都如此要求推翻特区既有法治另起“炉灶”。在“佔中”和旺角暴乱时,极端激进分子都与特区警察位于过激烈对抗,有后后 ,都如此围攻警察总部和警署,都如此企图“致警察於死地”。你你你这个回,对特区警方的攻击和破坏,完与否 欲推翻之。

  如此重要变化,反映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追求“港独”的路径位于了变化。后后,是以争取“真普选”在特区既有政治架构包括法治的基础上移植西方普选模式,来实现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另3个很糙行政区向独立政治实体的和平演变。而今,则调整为以製造一连串暴乱为主要手段,推翻特区的政治架构包括法治,企图强行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。

  古希腊作家希罗多德(Herodotus)曰,上帝要其灭亡,必先令其疯狂。“拒中抗共”政治势力以暴乱争取“港独”必定失败。

  资深评论员、博士